簡體 | 繁體 | English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 首頁  >  審計之窗  >  審計風采  >  先進個人 > 正文
 
“天路”上的扶貧人
——記湖北省恩施市審計局駐木栗園村第一書記姚紅貴
 
【時間:2019年08月14日】 【來源:湖北省恩施市審計局】字號: 【大】 【中】 【小】

在湖北省恩施市,有一條聞名遐邇的“壁掛天路”,整條公路宛如一條玉帶懸掛在海拔落差800多米的懸崖峭壁之上。站在絕壁遠眺,仿佛從天而降,山間云霧繚繞,猶如仙境。在這條壁掛公路的盡頭就是貧困村木栗園村,這里曾經是紅三軍戰斗過的地方,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274戶,903人。2018年3月,已過天命之年的“老姚”(單位同事對他的一種尊稱)在剛結束省內交叉審計就走馬上任就任駐村第一書記。帶著對農村工作的熱忱,他愉快地接受了組織安排,一年來,這個時刻面帶微笑、說話風趣幽默、留著小平頭的“姚書記”用他的一言一行詮釋了審計人的形象,在美麗的天路上留下了他深深的足印,灑下了他辛勤的汗水,與老百姓也結下了不解之緣。

周幺妹的淚水

家住在下轎坡的貧困戶周幺妹,是老姚上任后第一批重點走訪的對象之一。周幺妹孤身一人,年邁多病,不喜言語,兒子楊華因為在外觸犯了刑律,2016年被判9年監禁。家里的住房是天穿地漏,臥室的帳頂和堂屋中間,她活動的區域都是鄰里幫忙用薄膜拉著遮雨,看到這樣的生活環境,老姚的心都寒了。為解開老人的心結,每次到場坪組下鄉,老姚都必去她家,多次推心置腹的交流和實實在在的關愛,逐漸打開了周幺妹的心結,她的話也漸漸多了,此外,老姚了解到周幺妹還有一個多年失聯的小女兒和外孫女,便想盡辦法與她們取得聯系,誠懇地希望她們經常和周幺妹聯系,給予更多關愛。與此同時,老姚全力督促駐組干部協助推動該戶危房改造,親自找人幫忙組織材料和請幫工,經過近二十天的忙碌,房子蓋上了紅色的樹脂瓦,拆除了有如旗幡的薄膜,澆鑄了臥室和堂屋的地面,危房驗收的那天,周幺妹看到新房落成,這么多干部跑前跑后,一個勁地拉住老姚的手:“姚書記,你比我親人還親。”兩行熱淚從她眼中緩緩流出。

廖瑞良的盲讀

廖瑞良是一位身患膀胱癌的70多歲老人,行動很不不便,而且兒子患有白血病,家庭生活陷入極度貧困之中。老姚每次去他家的時候,都與他天南海北的聊上幾個小時,經常詢問醫療扶貧政策的落實情況,認真地為他解讀每一項扶貧政策,詳細告知村里開展的工作。他也經常把老姚帶去的惠民手冊放在身邊的椅子上。一次,隔壁后生方世軍問:“您又不識字,把這些本本放這里做什么?”老廖說:“我雖然不識字,但是我心里是看得到的,姚書記他們是來搞實事的,你看路修好了,自來水進屋了,危房也整修了,聽說還要發展茶葉,每次摸到這些資料就能感覺到他們就在我們這里,在給我們做好事,讓我這個瞎子看到希望。”老姚在聽到小方講這個故事的時候,他流淚了,他說:“我也是農民的兒子,我來駐村為村民辦不了什么大事,只是盡我所能為他們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今后我離開了,老百姓只要不在背后戳我脊梁骨,我就問心無愧了。”

幽默的調侃

風趣幽默的語言不僅是老姚開展農村工作的法寶,也是他茶余飯后自我減壓的調節劑。2018年年底,老姚比他剛來的時候瘦了10多斤,他也從不去村衛生室稱體重,他總說衛生室的秤是壞的,每次談及體重的事,他說:“我沒啥留給木栗園村的,就捐贈點體重得了!”工作與思想的壓力,使得他常常夜不能眠,他笑稱:“我是睡在床上看天書。”一年前剛就任駐村第一書記的時候,老姚的頭發只有零星的白發,如今幾乎滿頭都是,每有同事問及此事,他也總少不了發揮他幽默的本性:“伍子胥過昭關一夜白頭,我老姚走天路一年白頭,我比伍子胥強多了!”

如今,老姚依舊帶領著他的戰友們每天穿行在崎嶇的“天路”上,他用那份樸素的情感以及對待工作的熱忱詮釋著一個審計人的扶貧之路,引領著木栗園村從那條美麗的壁掛公路走向更加美麗的遠方。(黃貴華)

責任編輯:高天
【關閉】    【打印】
 
版權信息
主辦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審計署辦公廳  技術支持:審計署計算機技術中心 網站電話:010-62150912\0929\0990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金中都南街17號(郵編:100073) 備案編號:京ICP備19011981號  建議使用分辨率:1024×768
 
3d基本走势图带连线图